3.7万亿美元长线欧洲基金有望大幅加仓沪港通

卢森堡3月19日电—来自智利和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者,料在未来几年推动基金产业大幅成长.

  专访卢森堡基金行业协会(ALFI)主席Marc
Saluzzi:与欧洲监管对接差异预期3月排障

  每经记者 孙宇婷 实习记者 黄小聪

近来几周,卢森堡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与中国当局签署协议,允许某些中国机构投资卢森堡基金.这与中国之前与英国达成的协议类似.

  导读

  截至上周五(11月28日),沪港通运行已达10个交易日,但市场却略失热度。然而,上周五的一则消息却令市场有些喜出望外:据彭博社报道,卢森堡批准了首家参与沪港通的欧洲基金。不过,由于欧洲主要的基金监管机构卢森堡金融监管委员会(CSSF)尚不认为沪港通可以保障欧洲投资者权益,因此欧洲基金投资沪港通暂难大规模成行。

卢森堡投资基金业协会主席Claude
Kremer在基金峰会上表示,”这是我们涉足中国市场的第一步,大门今後将会打开.”

  我们已经与香港以及内地的监管机构进行多次讨论,希望能在3月底之前,由相应的监管机构对市场的讨论热点提供更清晰的解释,从而消除欧洲监管机构的疑虑。

  现状:多数欧洲基金无缘沪港通

“一定程度上来讲,中国大陆居民是储蓄者.我们的任务是让他们变成投资者,”他继续说道.

  特约记者 朱丽娜 香港报道

  自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开闸以来,两地市场不乏亮点,如央行[微博]宣布降息后首个交易日,沪股通专用席位首次亮相龙虎榜,单日买入约1.6亿元保利地产,而港股通投资者也在沪港通开通几日里小试博彩股,并积极购入腾讯控股。然而,就两地整体交投热度和沪港通每日使用额度看,投资者热情仍不及预期,沪港通对外资的引流作用暂未明显显现。

据欧洲基金和资产管理协会数据,亚洲投资者,特别是香港、台湾和新加坡的投资者,在过去几年中买入欧盟监管的对冲基金UCITS,并且在去年欧洲的资金净流入中占到35%左右的比重.

  “沪港通”自去年11月开闸以来,由于种种技术和法规障碍所限,一些外资长线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只能望洋兴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据上周路透引述多家银行、基金经理及律师的说法称,目前诸多大型欧洲基金尚不能参与沪港通投资,除非欧洲主要基金监管机构卢森堡金融监管委员会(CSSF)认定,沪港通可以令投资者利益得到完全的保障。

–翻译 艾茂林;审校 郑茵

  “目前绝大多数的卢森堡注册的基金均表示出强烈的兴趣,希望参与,但目前仍然存在一些股票产权、交收清算安排等障碍,因为沪港通原本就不是按照欧洲监管机构的期望来设计的,从而导致双方出现一些系统对接上的差异。”卢森堡基金行业协会(ALFI)主席Marc
Saluzzi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表示。

  得益于低税率,目前约有13000只全球性的互惠基金,即三分之二的欧洲基金在卢森堡注册,并受到CSSF监管,卢森堡管理的资产总额达3万亿欧元(约合3.7万亿美元),其中包括贝莱德、邓普顿及富达这样的巨头。

  尽管卢森堡证券金融监督委员会(Commission de Surveillance du Secteur
Financier)已于去年11月底批准首只卢森堡注册基金参与沪港通,同时有两只基金仍在等待审批,但Saluzzi表示,作为权宜之计,此举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的症结,并透露,3月份,香港及内地监管层或将专门针对欧洲监管机构担忧的问题进行阐释。

  据市场参与者表示,CSSF希望确保一旦股票托管行或交易所破产,参与沪港通机制的欧盟投资者可以安全收回资金。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案导致数十亿基金资产被卷入破产清算,致使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对于托管安排非常敏感。

  作为欧洲仅存的大公国卢森堡,凭借优惠的税收以及便利的市场通道,目前管理的全球基金资产总额高达3.7万亿美元。目前约有13000只全球性的互惠基金,即三分之二的欧洲基金在卢森堡注册,绝大多数为欧盟可转让证券集合投资计划(UCITS)。

  不少市场参与者表示,CSSF质疑沪港通是否符合欧洲有关个人投资者通过互惠基金保管资产的条例,即欧盟可转换证券集合投资计划(UCITS),但据律师和参与者表示,部分托管行已表明不能确保。

  从“契约方式”

  记者留意到,根据欧盟对互惠基金有关规定,托管行必须对客户基金进行全天候监管,而在沪港通下,沪股通是通过托管方、香港清算所和上海清算所三方的复杂结构代名持有,致使托管人很难履行全天候监管义务。

  过渡至“市场方式”

  而一些律师表示,中国法律没有明确指出受益人的概念,这意味着一旦出现问题,外国投资者可能无法证明自己持有某只个股。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