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业监管“来势汹汹” 银行类信贷业务急刹车

图片 1

据相关媒体报道,银监会有关部门起草的《商业银行同业融资管理办法》(“9号文”)已成形,并于11月上报银监会决策层,有望在近期获批,并于2014年2月开始执行。办法中除了对合同签订、业务规模和期限、会计核算等方面有系统规定外,还明确叫停诸多灰色操作手法:比如不允许银行接受或者提供“隐性”或“显性”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禁止同业代付业务和买入返售业务中,正回购方将金融资产出表。

自管理层开始治理银行理财产品以来,非标资产逐渐由表外的理财项下回流至表内,分别进入同业资产中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以及应收款项类投资项中。由于资本金消耗、表内监管等原因,非标资产的配置量必然较之前有所减少,那么这部分资金将流向何处?我们亦看到,这种回表资金将通过贷款、表内投资以及流动性三个路径来进行分流。观察存贷比可以发现,该指标亦是在去年3月8号文出台之后形成明显的上升趋势,且并未出现此前每年6月都会出现的季节性洼地现象,说明有部分非标资金回表后用于发放贷款

在零售金融大行其道的这几年,对于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来说,过得并不快乐。

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管理办法的出台显示了监管层根除同业科目下类信贷业务的决心。随着管理办法的实施,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净利润都将受到负面影响,并将倒逼银行压缩同业业务规模。

⊙杨为敩 盛旭 ○编辑 于勇

想当年,在同业市场上,坐拥第一的兴业银行挥斥方遒,自东南一隅席卷全国,赚得钵满盆满。在2012-2013年间,兴业银行仅同业资产一项就冲高到万亿,占据了资产总额的1/3,同业资产的主要构成是“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占比9成,其项下又是非标资产的主要集中地。

剑指同业项下类信贷业务

自2011年始,通过理财产品的方式投资非标资产成为银行的一种重要盈利模式。在2013年3月末银监会8号文《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出台之前,银行主要通过存款与同业资金对接理财账户,以投资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等非标资产,在获取高收益的同时,不需要考虑存贷比限制,以及风险权重对核心资本充足率的影响。但是自8号文发布起,银行的个体理性明显高于集体理性,其以量换价的特征非常明显,理财产品的扩张速度出现明显上升,银行间的博弈均衡将加速利率市场化的进程。

2014年,随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的下发,监管层拉开了为期多年的同业业务的整顿,尤其是同业中的非标业务,而首当其冲的莫过于“同业之王“兴业银行。

据有关专家介绍,同业项下类信贷业务就是所谓同业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业务,即包括买入返售类科目,实际指利用资金业务外壳做了融资类信贷业务。

银监会发布8号文规定了“商业银行应当合理控制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总额,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以理财产品余额的35%与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之间孰低者为上限。”对多数银行来说,理财产品余额的35%将成为该项目下配置非标资产的红线。

第一财经根据兴业银行年报统计,为了达到监管的要求,自2015年的4年时间,兴业银行的表内非标投资压降了超1万亿,相当于宁波银行(002142,股吧)去年的总资产。

监管层对同业项下类信贷业务的特别关注,始于今年6月份资金市场异常波动期间。当时,银行间拆借利率大幅飙升,银行体系流动性骤然短缺。中金公司将
6月份银行间市场利率大幅飙升的根本原因,归结为同业资产与负债长期存在的期限错配,即“商业银行同业业务配置大量非标信贷资产导致期限错配是利率走高的本质原因”。

2013年二季度以来,银行理财规模虽仍有所扩张,但结构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截至6月末,银行理财资金余额9.08万亿元,其中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余额2.78万亿元,占比30.6%,比“8号文”出台前下降7%。

随着着过去同业扩张模式的调整,兴业银行同业业务的定位也在发生变化,从过去的“高举高打”到现如今的精耕细作、构建同业业务金融生态圈等专业化经营,进一步提升在“商行+投行”新战略中的价值。

而近两年来,银行同业业务的迅速膨胀就是上述观点的一个佐证。民生银行2012年年报数据显示,该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从2011年底的1410.22亿元飙升至2012年底的7326.62亿元,增幅达到419.54%。另外,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的同业存放款项和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的增速也相当惊人。

这说明自去年始,银行的负债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但从总量来看,非标是否在去化将成为我们后面研究的重点。

“同业之王”的那个夏天

央行在《2013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同业业务的快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绕开了贷款规模限制,可能规避利率管制,导致监管指标失真,一些同业资金在体内循环,弱化了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表外资金回表趋势已渐近拐点

9月3日晚间,兴业银行公告称,任职期长达20年的董事长高建平因为年龄原因提出辞职。事实上,在此后支撑兴业银行错位竞争、高速发展的同业模式,正是高建平一手打下的基础。

“目前监管层关注的所谓同业杠杆风险,除了关注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等方面的不匹配外,更是对同业业务本身,特别是其买入返售类票据、信托收益权等,表面为资金业务实为信贷,逃避了信贷规模控制表示不满。”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

我们看到,银行之间的博弈行为造成利率迅速向市场价格靠拢。去年下半年的政策,倒逼银行提高理财产品收益率并在年末时点扩大发行规模,如果从这一点来看,资金的负债端的失衡可能维持了资产端的稳定,基础利率的升高反而推升了债券市场的收益率。但是从市场现象中可以看到,主要投向于非标资产的理财产品规模在今年开始规模下降,增速回落幅度亦较大,加之资金利率的下降,很可能资产端的结构调整于今年才开始发生。

早在1995年的夏天,高建平到上海筹建兴业银行第一家省外分行——上海分行,面对激烈、陌生的市场竞争环境,在传统的“存贷汇”业务之外,高建平从上海发达的证券市场敏锐地嗅到了商机,最早介入到代理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清算业务。

据透露,银监会“9号文”规定,办理买入返售和卖出回购业务,正回购方不得将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从资产负债表转出。对此,中航证券分析师杨鹏飞认为,这项内容对于银行同业类信贷业务影响最大,终结了类信贷业务伪装成同业项下买入返售金融或卖出回购资产的行为。不仅影响实际放贷银行的利息收入,也将缩减作为过桥银行的利差收入。

另外,作为货币供应量增速衡量指标的M2同比和作为资金面宽松程度衡量指标的Shibor利率之间存在着良好的反向相关关系,但自2014年1月以来,两者的反向关系出现了明显的背离。我们认为,虽然货币供应量并未大幅增加,但随着非标资产入表过程的逐步推进,实际上表内资金呈现较为宽松的状态,形成资金面的结构性宽松,因此Shibor利率逐渐回落至低位。但同时,进入4月份以来,M2同比和Shibor利率之间的反向相关关系处于逐渐恢复的进程中,这或许意味着表外资金回表趋势已渐近拐点,也就是说,表内转移项下的非标从今年初始出现了回表的趋势。从这是我们从资金供给和资金利率上做出的一点猜测。

自1996年开始,作为上交所和深交所指定的清算银行,兴业银行参与每日差额清算,日均清算市场份额为10%-15%,平均市场份额约为12%。

计提资本和拨备成最大压力

若以M2环比增速作为观测项的话,在去年一季度之前,每个季度的季末当月均呈现较快的正增长,而季末下一月的M2环比增速则多为负值,这样在两者的环比增速之间存在一个较大的差值。这种现象形成的原因正是在于银行过多地配置理财资产以博取收益,为了达到季末考核的要求往往将理财产品设计为月末或季末到期,这样大量资金在季末当月完成表外向表内存款的转移,而在下一季度的第一个月则逆向流出,再次回到理财资金池,造成季末当月与季末下一月环比增速的巨大反差。

2004年,兴业银行开始为中小银行提供服务,开展银行间合作业务,即为后来的“银银平台”。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9号文”并未提及对非标债权的比例限制,只对资本、拨备、同业融资集中度提出了要求,但封堵住了银行表内表外非标倒腾的监管套利。

那么,除2012年四季度由于12月大批财政存款投放以及春节前大量资金净投放而对非标资产回表观测值产生扰动,使得季末当月与季末下一月环比增速之差形成低谷之外,其他各季度的观测值均显示非标资产规模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而2013年一季度之后,无论是否考虑四季度其他因素可能产生的扰动,差值均回落至一个较低的通道内,如果按照之前的数据来协助判断的话,我们认为这个现象可能意味着在理财扩张之后,表内同业转移的资产出现了明显的收缩。

所以,在早期,兴业银行同业业务的两大核心,正是清算和银银合作。随着同业业务的发展,兴业银行的渠道销售能力大幅提升,银行理财和信托产品的快速增长成为兴业银行同业业务另一个亮点。

对于“9号文”实施后的影响,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将直接拉低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净利润。

甚至在今年4月,M2出现了环比增多的现象,这并不符合历史上的季节性变化规律,尚属近几年的首次。这更意味着,表内转移的非标是在持续收缩之中。

倚靠着同业优势,兴业银行走上了“批量化、高成本的同业负债投资高收益资产”的扩张模式。

“新规将要求银行对同业业务进行资本和拨备计提,前者各大银行基本已经落实,但对拨备计提则普遍存在缺口,因此未来该类业务的成本将有所上升,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长城证券分析师黄飙认为。

银行对非标资产的投资逐渐转至同业业务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