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又可以随便买了!机构持有量已大降 赎回约束尚未松绑

4 月 9 日晚间,天弘基金公告称,将于 4 月 10
日起取消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及单日申购额度限制。

摘要:今日,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对互联网货币基金进行系统性规范,中国互联网货币野蛮发展时代终结了。
目前7.3万亿货币基金中,有4万多亿为个人持有,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货…

图片 1

图片 2

  今日,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对互联网货币基金进行系统性规范,中国互联网货币野蛮发展时代终结了。

原标题:关系7亿人,规模4万亿,余额宝们新规发布,T+0赎回不超1万

换句话说,投资者明天开始购买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将不再受到单日 2
万元的申购额度限制和个人最高持有 10 万元的额度限制,想怎么买就怎么买。

  目前7.3万亿货币基金中,有4万多亿为个人持有,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货币基金,2017年年底货币基金总持有人户数近7亿,其中绝大多数也是互联网货币基金持有人。

6月1日,证监会与央行联合发文,规范货基网上销售和赎回,强化持牌经营要求,并且禁止对T+0赎回提现垫支,自6月1日起实行。

政策调整

  主要内容包括了互联网货币T+0赎回提现单日最高1万元,除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禁止其他机构或个人以任何方式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等条款。其中最关键的互联网货币T+0赎回提现单日最高1万元这一条款,过渡期为1个月,也就是本月月底前必须完成。

该文件名为《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

” 余额宝平台经过几轮调控后效果显著,将继续平稳运行满足用户的理财需求。”4
月 9 日,天弘基金有关人士回应记者时表示。

  T+0赎回单日最高1万元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介绍,货币市场基金快速赎回大额提现存在流动性风险。

2017
年下半年开始,为减轻单支基金规模增长过快的压力,余额宝采取限额措施,随后
2018 年 5 月起余额宝平台也陆续接入其他基金公司货币基金进行分流。.

  此次互联网货币新规中最受关注的是T+0快速赎回限额的问题。

目前余额宝一类的货币基金总规模约7.3万亿,个人持有者规模约有4万多亿。持有人数接近7亿。

业内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监管层对于货币基金的监管趋势是否会随之改变。

  对于这一问题,新规中规定,对“T+0赎回提现”实施限额管理。对单个投资者持有的单只货币市场基金,设定在单一基金销售机构单日不高于1万元的“T+0赎回提现”额度上限。投资者按合同约定的正常赎回不受影响。

新规提出5项要求

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赎回管控上,相关政策并未放松,对单个投资者在单个销售渠道持有的单只货币市场基金单个自然日的
“T+0 赎回提现业务 ” 提现金额设定不高于 1 万元的上限。

  例如,一位投资者持有某货币市场基金2万元,且该产品提供T+0快速赎回提现业务,若需赎回9000元(1万元以下),则投资者既可选择当日到账,也可选择下一交易日到账;若需赎回11000元(1万元以上),则赎回款项一般在下一交易日到账。

证监会官网披露信息显示,《意见》主要从以下五个方面提出要求:

这项政策基于 2018 年 6
月,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这一《指导意见》自2018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但考虑行业机构落实《指导意见》要求需要一定时间,对改造存量业务额度上限给予1个月过渡期,也就是说本月底前,互联网货币基金必须实现T+0快速赎回最高1万元。

一是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过程中,应当严格落实“三强化、六严禁”的原则要求。即,强化持牌经营要求,强化基金销售结算资金闭环运作与同卡进出要求,强化基金销售活动的公平竞争要求;严禁非持牌机构开展基金销售活动,严禁其留存投资者基金销售信息,严禁任何机构或个人挪用基金销售结算资金,严禁基金销售结算资金用于“T+0赎回提现”业务,严禁基金份额违规转让,严禁对基金实施歧视性、排他性、绑定性销售。

按要求,对 “T+0 赎回提现业务 ”
实施限额管理,并要求除具有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基金管理人、非银行基金销售机构等机构及个人不得以自有资金或向银行申请授信等任何方式为
“T+0 赎回提现业务 ” 提供垫支,任何机构不得使用基金销售结算资金为 “T+0
赎回提现业务 ” 提供垫支。

  这一新规和互联网货币其他规定将影响近7亿互联网货币基金客户,据统计2017年年底全部货币基金持有人户数接近7亿,其中绝大多数数都是互联网客户。除了4.7亿余额宝用户外,其他互联网货币基金总人数也有2亿多。

二是对“T+0赎回提现”实施限额管理。对单个投资者持有的单只货币市场基金,设定在单一基金销售机构单日不高于1万元的“T+0赎回提现”额度上限。投资者按合同约定的正常赎回不受影响。

余额宝变迁

  2018年一季度末货币基金总规模为7.32万亿元,占全部基金比例为59%。2017年年底时机构持有2.89万亿,如果一季度末机构持有份额不变,则个人持有份额在4.4万亿到4.5万亿之间,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互联网货币基金的规模。

三是除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禁止其他机构或个人以任何方式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

余额宝曾经很火,火到什么程度,根据之前公布的数据,天弘余额宝一度达到
1.68 万亿的规模。

  根据基金合同约定,在正常情况下,基金管理人应在受理货币市场基金有效赎回申请的下一交易日内(T+1日)对该交易的有效性进行确认,并指示基金托管人按有关规定将赎回款项于T+1日内从基金托管账户划出,经销售机构支付给投资者,即赎回款项一般在T+1日到账。而T+0快速赎回提现业务是基金管理人为增强产品竞争力而推出的一项增值服务,并非基金合同规定提供的业务。

四是规范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T+0赎回提现”业务的宣传推介和信息披露活动,加强风险揭示,严禁误导投资者。

不仅成为全球存款总量最大的基金产品,甚至可以和一些银行的存款规模相比肩。庞大规模的背后也伴随着越来越大的风险,譬如流动性上,如果出现资金问题将造成巨大的社会影响,这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忧虑,于是有一些相关的监管政策出台。

  此前,国内最大也是客户数最多的余额宝已经公告,6月6日起将单日T+0快速赎回提现额度调整到1万元。

五是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提供以货币市场基金份额直接进行支付的增值服务,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货币市场基金销售业务,不得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等。

有基金人士表示,余额宝限购取消这个信号或表明余额宝平台经过几轮调控后风险大大降低。

  图片 3

T+0赎回单日最高1万元

一方面,余额宝平台接入多只基金起到了有效的分流效果。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余额宝的机构持有量大降。

  另有11条禁令

《意见》提出多方面要求,最受关注之处在于,对“T+0赎回提现”实施限额管理。

图片 4

  除了T+0快速赎回之外,这次央行和证监会共同发布的互联网货币基金指导意见还列出了12条禁令,涉及到互联网货币的销售、垫资等诸多方面。

对单个投资者持有的单只货币市场基金,设定在单一基金销售机构单日不高于1万元的“T+0赎回提现”额度上限。

对比天弘余额宝 2017 年年报和新近发布的 2018 年年报即可窥见这一点。2017
年年末,天弘余额宝总份额约 1.58 万亿,持有人户数约 4.74
亿户,其中机构投资者持有约 9.49 亿份,占比
0.06%。虽然总占比不高,但是前五份额持有人中有两家机构,分别持有 1.22
亿份和 7671 亿份。第一大持有人为个人,持有近 1.25 亿份。

  禁令1、严禁非持牌机构开展基金销售活动。

同时,除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禁止其他机构或个人以任何方式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

到了 2018 年底,天弘余额宝基金总份额降到约 1.13 万亿份,持有人户数为
5.88 亿,规模较 2017 年末缩减 28%。

  禁令2、严禁其留存投资者基金销售信息。

举个例子:

图片 5

  禁令3、严禁任何机构或个人挪用基金销售结算资金。

一位投资者持有某货币市场基金2万元,且该产品提供T+0快速赎回提现业务。

而机构投资者持有份额更是降到 3.81 亿份,占比为 0.03%。

  禁令4、严禁基金销售结算资金用于“T+0赎回提现”业务。

若需赎回9000元,则投资者既可选择当日到账,也可选择下一交易日到账。

其中,前十大持有人中,只有一家机构,为保险类机构,持有不到 2000
万份,而第一大持有人貌似也没有减持举动。

  禁令5、严禁基金份额违规转让。

若需赎回11000元,则赎回款项一般在下一交易日到账。

从收益来看,目前余额宝 7 日年化收益率则已降至 2% 区间。

  禁令6、严禁对基金实施歧视性、排他性、绑定性销售。

实施过渡期

4 月 9 日,余额宝 7 日年化收益 2.31%,是近两年来的低点。

  禁令7、除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商业银行外,禁止其他机构或个人以任何方式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

央行负责人称:


从此前各基金年报来看,调控后的天弘余额宝基金整体规模稳步下降、其他新接入余额宝平台的基金纷纷稳步增长,分流、开放的效果显著,余额宝已经从整体上降低了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同时也积累了更多管理经验能保障余额宝平台的稳定运行。”
天弘基金有关人士回应称。

  针对这一条禁令,新规还规定对改造存量业务垫支模式给予6个月过渡期,也就是说2018年11月底。

本次《指导意见》发布施行后,投资者的正常赎回申请不受任何影响,但投资者发起的“T+0赎回提现”申请,需遵守一定额度限制,可能会对部分投资者的投资体验、取现习惯产生一定影响。

  禁令8、规范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T+0赎回提现”业务的宣传推介和信息披露活动,加强风险揭示,严禁误导投资者。

为降低潜在影响,《指导意见》已为实行额度调降预留了一定的过渡期。《指导意见》除了公告自2018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同时也提及,“考虑行业机构落实《指导意见》要求需要一定时间,对改造存量业务额度上限给予1个月过渡期,对改造存量业务垫资模式给予6个月过渡期。

  禁令9、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提供以货币市场基金份额直接进行支付的增值服务。

为什么实施新规

  禁令10、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货币市场基金销售业务。

1.存在潜在流动性风险

  禁令11、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T+0赎回提现”业务提供垫支等。

监管层有关负责人称:

  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

如此规制的原因在于,近年来由于市场机构的无序竞争、误导性宣传等因素,货币市场基金快速赎回业务背离了“普惠、小额、便民”的初衷。

  就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业务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部分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以所谓“实时大额取现”为卖点盲目扩张业务规模,进行夸大性、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完整,给投资者带来无限流动性预期,使投资者忽略货币市场基金自身蕴含的投资风险属性,忽视普通赎回安排,同时,垫支机构也面临一定的财务风险,市场极端情形下易引发流动性风险,存在系统性风险隐患,亟需加以规制。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