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新规显效 部分银行暂停结构性存款业务

摘要:据中国证券报,商业银行已着手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有的银行准备将这一业务从资管部门移交到金融市场部门负责,有的银行暂停了帮助其他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格的同行发行相关产品的业务。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资大型银行和中资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

摘要
银保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规定,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据悉,理财新规落地当晚,就有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的中小银行接到“通道行”通知,暂停与其合作发行结构性存款。业内人士表示,要在竞争中抢占先机,商业银行必然要发展“真”结构性存款。当前,商业银行需要逐步提高金融研究能力和市场交易能力。

监管并未放松对于结构性存款的关注。近期,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其中要点之一直指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针对“高息揽储”引发的热议还要追溯到2018年6月,彼时银保监会发布了新版《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在合规经营要求中,相比2014年版本则删除了“禁止高息揽储”等话术,以顺应利率市场化进展。市场一度以为高息揽储的监管力度降低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图片来源:摄图网“假”在何处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翻查多家银行2018年报数据发现,去年全年上市银行结构性存款整体大增。譬如,中国银行2018年结构性存款余额有5849.24亿元,较2017年同比上浮151%;华夏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有1019.05亿元,因2017年基数较小,其增幅达到了195%。平安、光大等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余额都在4000亿元以上,以两位数的增速扩张。农商行方面,江阴银行等尽管体量不及国有行和股份行,但其增速也在20%以上。据央行公开数据,今年1月份商业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0.98万亿元,是在2018年结构性存款大爆发后第三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截至2019年3月末,商业银行的结构性存款总额达到11.19万亿元,环比下降0.28%。其中,中小型银行仍为结构性存款的主力,占比约为65%。不容忽视的是,从近期结构性存款产品发行和收益率看有“量价齐跌”的趋势。据融360在5月第一周的检测数据显示,该周内结构性存款产品发行数量99只,环比增加11只,近两周发行量均在100只以下。从平均预期收益率来看,结构性存款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3.89%,环比下降38基点。结构性存款发行量和收益率都略有下滑。真实的结构性存款的本质是“存款+期权”,嵌入的衍生品可以是与利率、汇率、信用、股票等挂钩。最终形成的收益分为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和标的资产的价格绑定的波动收益。在承受一定风险下,在普通收益上获得投资收益。结构性存款仍是银行揽储的重要方式之一。而假结构性存款挂钩的衍生品工具基本是高度虚值,基本不会行权,费用也低,但一定按照高利率给客户兑付。中信证券分析师将其归结为两种方式,一是为衍生品工具设置不可能执行的条件,导致衍生品交易不可能触发;二是将观察区间条件设置的较为宽松,缩小最低与最高收益的差距,表现出类似固定收益的“刚性兑付”情况。正如投资者李默收到的某家银行结构性存款信息,“该款产品预期最高收益率是4.7%,预期最低收益率是1.8%,挂钩上海金,若观察日上海金价格在250克/元以上,则获4.7%收益,小于100克/元则获得1.8%收益,介于两者之间则能获得4%利率。”而事实上,上海金价格低于100几乎不能触发。这也意味着表面上设置了不同的收益率,但实际上投资者几乎能100%拿到预期的最高收益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武雯分析,由于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客户基本上为大客户,对于收益率的波动较为敏感,为防止客户流失,尤其是客户粘性较弱的部分银行不得不大量发行“假结构性存款”。“大量假结构性存款的存在,变相突破自律定价机制约定的存款利率上限。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只要负债成本在可承受范围内,通过收益较高的假结构性存款是有效争揽客户存款的一大利器。”上海法询金融信息服务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告诉记者,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国内利率没有真正走完市场化。牌照资质上的“拦路虎”2018年9月26日,理财新规发布要求“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没有衍生资质的商业银行被迫暂停业务,这项硬性规定成为诸多没有衍生品交易资质中小银行的拦路虎。“市场上存量的结构性存款并不能保证全部是有实质的结构,假结构可能占了一部分。现有的结构性存款发行主体以中小银行为主,这些主体银行很多缺失衍生品交易资质和投研能力。从发行难度和风险上看,假结构型的存款是存在的。”一位华东地区的银行资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监管强调结构性存款不真实、整治假结构存款变相高息揽储。也可能在为今后针对结构性存款出台的监管文件铺路。”那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格的银行将如何交易发行?据记者了解,主要还是依赖于有衍生品交易资质的银行做“通道”。若没有资质的甲银行想要发行结构性存款产品则需要通过有资质的乙银行签署委托协议,支付一定的前端手续费由乙银行进行投资。等到产品到期日,甲银行支付所有的通道费用,乙银行将期权投资获得收益转会甲银行,之后客户将获取对应得收益。一来二去间,乙银行创收了通道费用,甲银行也能“合规”得发行结构性存款。除去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等外,有22家城商行具有衍生品交易资质,占城商行的比例为16.42%;仅有15家农商行具有衍生品交易资质,占农商行的比例仅1.05%。未来在农商行属地化加强的趋势下,金融衍生品交易牌照的申请将愈演愈烈。“大多数银行迟迟不能获取衍生品业务资质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市场上相关衍生交易人才的稀缺。衍生品交易员需要长时间在市场上摸爬滚打,需要长期在一线积累经验。”周毅钦向记者表示,“衍生产品交易员在大部分银行开出的薪水本身就比较高。对财力有限的总部在二三线城市的中小商业银行而言,50-80万年薪已经是行内的天价,但相比较交易员原有的收入,其实涨幅十分有限。除此之外还有个人职业规划得考虑。”(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据中国证券报,商业银行已着手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有的银行准备将这一业务从资管部门移交到金融市场部门负责,有的银行暂停了帮助其他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格的同行发行相关产品的业务。

银保监会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规定,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资大型银行和中资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总计为92052.73亿元,环比下降573.53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总规模首次下滑。

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获悉,理财新规落地当晚,就有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的中小银行接到“通道行”通知,暂停与其合作发行结构性存款。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不具备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今年以来,被视为保本理财接棒者的结构性存款的发行较为火热。数据显示,8月,结构性存款规模突破10万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2017年的去杠杆让今年的信用扩张程度远低于往年,为了完成存款任务,各中小银行不得不大规模发行结构性存款。不过随着理财新规的明确,银行结构性存款快速膨胀的局面将会减弱,在未来月度信贷收支表中,中小行的结构性存款下滑或更为显著。同时,合规成为未来结构性存款业务发展的趋势。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银保监会正在制定结构性存款业务监管规定。业内人士表示,要在竞争中抢占先机,商业银行必然要发展“真”结构性存款。当前,商业银行需要逐步提高金融研究能力和市场交易能力。

  今年以来,被视为保本理财“接棒者”的结构性存款一度发行火热。央行数据显示,1-5月结构性存款环比增速分别为14.69%、4.84%、5.18%、4.05%和1.21%。

部分中小银行暂停相关业务

  中证报援引业内资产管理部负责人观点表示,在此前隐性刚兑环境下,结构性存款并不走俏。但结构性存款收益比一般存款要高,部分产品能够保证本金的安全性,投资者倾向这方面的产品。除此之外,银行揽储压力也成为结构性存款升温的原因。小银行在存款市场上竞争力较弱,只能靠发行高收益的结构性存款来变相提高存款利率。

所谓结构性存款是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者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的产品。

  结构性存款并不是“洪水猛兽”,按照国外的经验,真实的结构性存款未来仍然有一定的发展前景。但是投资衍生品市场对商业银行从业人员的要求比较高,大多数银行可能不具备这项能力,加之监管在这方面仍存在欠缺,需要进一步明确细则。

“理财新规发布当晚,我们就接到‘通道行’通知。考虑到理财新规的规定,‘通道行’不敢再让我们借其通道发行结构性存款了,所以我们紧急叫停手头的结构性存款新增项目。不过,存续产品还在继续发行。”华北一家小型商业银行相关业务负责人李明(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其所在银行因暂不具备发行理财产品资格,而发行一般性存款又不具备竞争力,便将发行结构性存款作为变相“高息揽储”的方式之一。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