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民基金46亿规模缘何创造2000万利润

图片 1
益民基金公司总经理雷学军:对明年的市场,我还是比较有信心。(资料图片)

图片 2
  雷学军,现任益民基金总经理。硕士,16年以上证券及基金从业经验,历任原华夏证券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高级经理,光大证券北京投资银行部、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机构理财部总监,湘财荷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市场总监,泰达宏利(原泰达荷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投资者报》记者  岳永明

  证券时报记者 杨波

  □本报实习记者 曹乘瑜

  提及“保守”二字,多位受访的基金公司高管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益民,这与因监管层要求其整顿,近四年里未发一只产品有关。

  “基金业最核心的资源是人才,因此,益民基金今年以来在团队建设上动作最大。”益民基金公司总经理雷学军微笑着说。

  今天,益民基金正式发行一只混合型基金——益民核心增长。选择在市场低迷、资金踟蹰的时候带着信心入场,益民基金总经理雷学军被人问了很多遍为什么,但是每次他都给出了坚定的回答。如果不去了解,就看不到在他带领益民基金的这一年里,益民基金的各种转变下藏着的巨大耐心;也看不到在他加入益民基金后的这一年里,益民基金整体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巨大改变。

  在《投资者报》制作的人均营业支出及管理费收入变化的星空图里,益民连续两年进入保守型基金公司之列。

  2011年1月,雷学军出任益民基金总经理,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年份。雷学军面临的是股市的震荡下跌、基金业管理规模的不断下降,但他并不惧行业的冬天,“对于益民基金来说,市场的调整给了我们休养生息的机会。”

  来到益民基金公司,雷学军认为自己获得了一个更大的平台。他从头打造规范的研究团队,培养公司自己的基金经理队伍。在采访的过程中,他一直在强调,“规范发展、理性创新”。

  谈及市场对其“保守”的评价,益民基金公司总经理雷学军对本报记者表示,益民并非策略保守,而是市场不好所以比较低调,当下公司正苦练内功,加强团队建设和客户服务。

  雷学军2002年加盟嘉实基金公司,负责理财业务,2004年加盟湘财荷银基金公司,2007年出任泰达荷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负责过市场营销、机构理财、创新业务工作,已有近10年的从业经历,对基金行业有丰富的经验与深刻的理解。“益民基金的策略是苦练内功,等待时机。”雷学军表示,益民基金将加强团队建设人员储备,抓紧做好内部管理,把公司调整到较好的状态,“我们要抓紧时间全方位完善自己,一旦市场转好,就能抓住机会寻求更大的发展。”

  以严谨的心态去治本,“其实见效很快”,雷学军说,“益民基金一向重视保护投资者利益,我们一直在努力提升投资者的幸福感和满意度。”Wind数据显示,在他到任后的这一年里,益民基金仅仅凭借原有的4只产品,业绩表现就已经在65家公司中排名第九;旗下债基益民多利在海通证券发布的2011年基金超额收益排名中,位列同类基金第一名。

  2011年,益民基金公司资产规模仅有46亿元,却为股东创造了2000万元的净利润,在所有小基金公司中,这样的成绩很鲜见。然而,近三年来,益民由于管理层和投研系统连续两次大“换血”,旗下基金业绩并不理想。

  在雷学军看来,最关键的是要提升投资能力,只有把投资力量做强做大,获取持续稳定的良好业绩,在客户与渠道建立起良好的口碑,市场转强时机成熟的时候,公司才能获得快速的发展。“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免力而行,可能事倍功半。”

  打造“内生性”人才

  而现任总经理雷学军自去年初上任后,益民人才流失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雷学军透露,目前公司正准备发行四年来的第一只新产品。

  雷学军为益民基金定下的目标是控制风险,稳步发展。“对实力较弱的中小基金公司来说,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发新基金,一方面成本很高,可能两年都收不回成本,另一方面,在整个公司没有达到一定的管理水平的情况下,盲目追求规模可能会带来风险,规模要与管理经验管理能力管理水平相匹配,一味追求快速发展,容易出问题。”对于环境,对于益民基金自身,雷学军都有着清晰的认识。

  雷学军不愿意多谈自己,但是说起益民基金的投研团队建设,他却滔滔不绝。在他平静的语调下,可以感受到一个耕种者付出汗水后的踏实感,以及对未来丰收的信心。过去一年,他做的最多的事情是规范益民基金的投研团队。

  2000万元利润来之不易

  “今年我们原本已经准备了1-2只新产品,但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推出的可能性不大。”雷学军表示,在全行业管理规模下降的背景下,基金公司拼首发冲规模的代价太大,不一定能带来规模,反而可能给公司带来伤害。“新基金发行只数太大,会造成基金经理、市场营销人员的紧缺,一只基金规模再小,也需要一个基金经理,还要相应的研究、服务支持,成本很高。”

  “投研水平的高低直接体现了基金管理公司竞争优势的强弱。”雷学军意味深长地说,“目前,益民基金采取团队决策的管理模式,以团队提升公司价值,而不必过分依赖于明星基金经理或研究员。”

  去年,益民基金公司继续为股东盈利了2016万元,而与其具有同等规模的诺德,去年亏损2000万元,比其资产规模略高的东方、天弘、中欧等基金公司亏损均在1000万元以上。

  虽然国际国内环境充满了不确定性,雷学军却并不悲观,“越是市场低迷,大家越要保持信心。”雷学军深知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自然法则。“理财市场大约有18万亿的规模,基金才2.5万亿,未来的发展空间还很大。”雷学军对于基金业的未来相当有信心,“市场并不缺钱,现在有相当部分股票的投资价值已经显现,只要股市转好,有一定赚钱效应,资金就会回流。”

  雷学军详细介绍了目前益民基金建立主题研究小组的工作模式。“小组研究模式不仅能够促进团队成员突破行业分工,加强对全产业链的理解,而且明确了研究层级关系和研究责任。我们的常规研究小组包括消费组、制造业组和策略组,非常规研究小组包括十二五规划研究小组、节能减排研究小组等。每组组长管理职能包括组织周例会,出差协调、审批,研究报告预审,发起投研联席会议等。”在雷学军看来,这样的模式能够让投研人员充分交流和相互学习,加强和提高投研整体实力。

  “去年之所以能盈利,一方面得益于严格的内部预算及成本控制;另一方面,去年市场波动较大,渠道营销困难,因此公司去年未发行新基金,主要营销工作集中在了机构客户方面,因此公司营销费用较低。”雷学军对《投资者报》记者如是说。

  雷学军对股市也一样乐观,“近期市场的下跌已基本反映了经济的悲观预期,未来,政策再度收紧的可能性已不大,市场离底部应该不远了。总体上,对明年的市场,我还是比较有信心。”

  目前,益民的投研人员接近30人,基本可以覆盖40-50个行业。对研究员实行市场化的激励机制,也是雷学军上任后的改革措施。一方面,根据银河晨星等机构的排名进行激励;另一方面,也实行淘汰制。雷学军采用了严格的考核制度,研究报告的质量、数量、个股的推荐度都是考核的标准。

  对于小基金公司而言,刚性成本往往占据公司营业支出的重头,所以小基金公司的成本控制并非易事。

  在雷学军看来,市场低迷,投资获得正收益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现在需要静下心来认真做基本面研究,精选个股,然后买入并持有,明年、后年获得好的投资业绩是可以期待的。”

  考核机制督促研究员必须树立“要为经理服务”的意识,采取“主动营销,积极说服”的态度,也就必须去了解基金经理的投资思路,强化基金经理与研究员之间的互相认知度,沟通顺畅才能为研究结果顺利转化为投资业绩助一臂之力,也才能为研究员成长为基金经理提供充足的准备。

  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基金公司人员数量显示,目前益民员工总数为64人。如果用另一家具有同等员工规模的深圳某基金公司的各种成本费用与其相比,便能看出一些端倪。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